您当期位置:首页 - 置换研修 - 国培感言 - 国培感言/教研
感恩国培,你是一面镜子!
作者: 发布日期:2019/4/15 11:16:52

华源实验学校在春雨里像吴冠中在《画里阴晴》所说的浓酣的水彩画。刚诧异于留村小学的牌子,转身又惊喜着操场上嬉戏的小孩儿,跟青春期群体摸爬滚打多年,久违了小学生,油然一份亲切忍不住赞叹:“太可爱了!”

铃声起,孩子们顺序进楼,我追上去抓拍纪念,才去北楼找中学教室。

教室很干净,设备很先进。后来知道是依托17中办起来的公办初中,去年才招生。

从崭新的华源回来其实很难过,比较适合为此行注解的是那个古代笑话:年纪一把学问全无笑话一担。

起初以为自责的仅仅是礼仪问题。一是手势,二是突然被叫起来说明关于课的想法,有点懵。就像严老师在师长面前惴惴不安于“总在想这句话能得多少分?”我因主动邀请梁老师听课却讲得那么糟而满脑子都在他身上,太在意他的想法导致严重注意狭窄?首先忘了感谢。愧对十几年舞台主持人的磨练,愧对多少次重要场合代表发言的经验,愧对张家口市职教中心李雪梅校长在保定教我“向你们学习”……越想越深深惭愧!其次,我居然为自己解脱说孩子们比较爱沉默,结果引带着两位老师也这么说。后来校长总结表态说这个将是华源工作的方向。我才觉得嘴比脑子快已经追不上了。

我51岁,孩子们不到15岁。孩子的学习状态是我的教学无能所致,我却把自己隔离得干干净净。此处的防御机制应该做道德评价。

一直以为在礼仪方面不会犯大忌了,因为我首先是职业学校教师,能参加这个国培是因为在沙城四中兼职。10年前职业学校兴起礼仪教育时,我是最早的礼仪老师,多次承担外培任务,还带队拿下2012年省赛一等奖。此刻却大忌小节一并翻船,除了老迈不适,没有别的词能比这个为我遮挡一二。

孙老师谈靶子课说从想到做有一万里路。华源又让我明白自己最大的问题是心里有课目中无人,“为学生服务”几个字在预判不足的前提下重重地敲了我一锤!

我也一直以为,在教师群体中,算是尊重孩子喜欢孩子的,我的孩子们也这么认为。此刻狐疑了:莫非只是喜欢上课的自我感觉?若是喜欢孩子,我为什么没像孙老师一样更关注孩子而只在意他若不讲话我该怎么办?

这节课像镜子照出真相,把我从第一次在18中因放松较好而给人的假面撕开,教我直视不堪的内壳不能逃避。这感觉很奇妙——无力、尴尬、充实、欢喜几种感觉杂糅一起说不清道不明,才渐渐理解刘毅玮老师第一天的话:“希望大家勇于承担,靶子课老师将收获最大。”我们的收获,不只着眼于方法和技术层面,更在重新认识自己思考未来的人的层面。

如果你了解在小县城里,51岁已经是很老的老师,是不是对我的觉悟有新的见解?

 

中学心理   怀来沙城四中  赵凤欣